妈妈就说我不乖新簿京赌场,妈说好吃就好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们这一代,是最自私的一代,霸占了父母所有的爱,如今想来,这份爱或许太沉重了,沉重得我们无法将其延续给下一代。

图片来自网络,感谢摄影者

     
 她记得我所有喜欢吃的东西和所有不喜欢吃的,我不喜欢吃鸡蛋,但惟独爱吃她做的鸡蛋面筋汤;我不喜欢吃饭里面的大肉,但很喜欢吃她做的红绕肉;我不喜欢吃肉包子,但是她包的肉饺子我总要吃到撑;我不喜欢吃面,但是常常迷恋她做的馒头的味道;我不喜欢吃吃主食,但总在不经意间就把她做的菜都吃光……我是个很挑剔的吃货,可是母亲从来不会嫌弃我的挑剔,总是只要我一句想吃,她都会尽力满足我。

两个多月没回家了,妈每次打电话总是问我是不是很忙,什么时候回家。终于在元旦过后不久,请了一天假,大早上乘车心急火燎地回到久违的家中。一进门,妈先是上下打量,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然后嘘寒问暖,接着说一句“想吃什么,妈给你做”。不知道别人的母亲是怎样关爱孩子的,我妈永远是这三部曲。每句话,每个动作都那么自然,毫不做作,却充满慈爱。我说吃什么都行,因为妈做的什么饭都好吃。“那就做饺子吧”,妈总是第一个想到饺子。不忍劳烦妈费心,我说,“饺子太麻烦,下点面条好了,省事儿”。不大一会功夫,一碗热腾腾的面条便呈现眼前。我不知道妈何来如此神力,同样一碗清汤面,竟比饭馆里好吃上百倍。我常想母亲无疑是这世上最棒的厨师,纷扰的世界中,唯有母亲是用心烹调,用爱作料,不关乎利益,无所谓矛盾。母爱纯净如水,却饮之如醴。

转眼间长大了,又要到外地工作,陪妈妈的时间就更少了,有时一年只回家一趟,也只不过住上那么二三天,又得返程。时常打电话问候妈妈时,问妈妈在家忙吗,累吗,累了就休息休息,别太要强,又要种地,又要上班的,从来在电话那头,听见妈妈说:“不累,你在外地照顾好自己,别不舍得吃,不舍得穿,天冷了,晚上盖好被子了……”电话那头全是妈妈的话言,我只是听着,眼泪不停的落下,说不出话,只是回应着,嗯,啊的。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小时候最不喜欢穿母亲织的毛衣,又厚又刺,穿着很不舒服,而现在,自己都不曾给母亲买过衣服,因为她说,衣服有得穿,别瞎买了。

从喜欢写作开始,我写过很多有情有趣有品有料的人,唯独没有特意写过和自己最亲近的爸妈。

     
 次日晨起刚下地,我指着一个长得很是壮实的葫芦对妈妈说:“哇哦,妈妈你看,好大的葫芦,长得好诱人,突然好想吃葫芦包子。”“想吃吗?想吃明天早上给你做。”我瞬间恨死我这张嘴了,这么忙居然还想着吃!我很违心地说:“太忙了,又没时间做,不吃了,闲了再吃。”“咋能做不上,今晚把面发上……”母亲当时只想着满足我的贪吃,从未想过自己有多累,也许这就是母爱的力量。第二天中午我们匆忙的着急走,忘了带包子,还没走远,母亲打电话说“包子忘了拿了,回来取,我这就给你们装”;又开车转头回来便看到母亲在烈日下抱着个大箱子迎面走来,满脸的笑都是爱,箱子放车上就催着我们快回,便掉头就回来了。其实当时如果多看一眼母亲,真的会怕掉眼泪,车里的阿姨说:“这就是妈妈啊……”后面又说了什么忘了,只记得当时的我在努力克制不让自己有哭的冲动。

途中突然接到妈的电话,“到哪啦?唉,你看妈这记性,怎么把那肉丸子落在桌上啦……”。妈说她心里很难受,电话里都是自责。我说让她在家吃,下次回去再给我做。挂了电话,我心里一阵愧疚,如果我带上那包肉丸子,妈就不会这么自责了。晚上刚回到厂里,妹妹打电话过来,“哥,刚才我给咱妈打电话,听妈说给你炸的肉丸子落家啦,妈让我过两天给你送来……”。又想起临行回望,妈那瘦弱的身影。

曾记得儿时,生病了,妈妈半夜起来,抱着自己摸着黑,走老远的一条街去打针,回来也不睡自己坐在床边看护着自己,直到烧完全退下了,才躺下。

百度图片

新簿京赌场 1

     
 我在想,如果我可以爱她如同她爱我一般,那她应该是一位幸福的母亲,正如我是个幸福的孩子。

       
一直以来都想写一篇关于妈妈的文章,但是每次动笔都觉得母爱太沉,笔锋无力,那些都是多么微不足道的爱,该从何说起?

曾记得有那么一次不知怎么回事心痛的难受,由于工作太忙没多想,也老长时间没给家里打电话,后来听妹妹说:“妈妈前段时间被车撞了,半个月都躺在床上不能动。”妈妈不让家里人给我打电话,怕影响我工作,谁又能理解我当时的心是怎样的,像针扎一样的,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孟母三迁造就了孟子亚圣的地位,我的母亲又何尝不是,只怪自己不成器,辜负了母亲。

写到这里我忽然想起一段话:

     
 那天是周六晚上已是11点48分,我刚回到家有一会儿,准备冲完澡好好休息一下,手机响了,是妈妈打来的,妈妈说:“我这会把杏子摘好了,明天早上给你带交通车上,不多,就一小箱子,明早我得早早去干活,你爸就给你带到车上了,你记得取上,不要睡了懒觉了……”此时的我已经愣神了,不知道怎么说了,鼻子一阵一阵酸得泛泪,好半天妈妈问我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睡着了,我说:“都这会了,你都累的就不要带了……”话还没说完,“再不给你带就没了,这棵树小,结的不多,再不带你就吃不上了,好了你早点睡吧,明早记得早点起床去取……”我坐在床上竟有点不知所措,前几天母亲就打电话说那颗小树上的杏子可以吃了,过几天带给我,我倒是忘了,母亲依然记得。

下午就要回到厂里。临走前,妈非要给我炸些肉丸子。她知道我工作忙,吃饭不定时,不规律,说带些肉丸子可以在忙碌时垫个肚子。我说好吧。我一回家,妈就忙个不停,像个不知疲惫的陀螺。妈常笑着说:“看你回来,妈高兴啊,忙也不累。”切菜、剁肉、拌面、搭锅,三下五除二,香喷喷的肉丸子就诞生了。我一尝,嗯,真好吃。妈说好吃就好,给我装了满满一食品袋肉丸子,还要给我装条保暖裤,再装些苹果……眼瞅着我的服装袋快要撑爆了,我忙说:“好了,妈,我过完年就回来啦”。妈想了一下说:“还有一个多月呢。”

回忆起母爱的点点滴滴眼泪不由的再次落下,自己在工作忙的情况下也竟忘了母女连心,那么一句古话。现在的我已成人母,在看护孩子的时候更深刻的体会到“母爱”这两个字的含义。我现在,在不停地补偿对妈妈缺少的爱,让我们一起来关爱我们的老母亲,多点时间陪陪我们的母亲,母亲也需要我们的爱。

也是那次以后,母亲对我不再有管教,更多的是询问和商量。而我对母亲多了些劝告,劝她不要干重活累活了,多休息,注意身体,可她却总说,我也没做多少活感觉累啊,不知怎么就头感到有点晕。

小学的时候我们一家人住在泉州,每次过年妈妈总会给亲戚家的小孩买新年衣服,提着一大包零食糖果带回去;初中的时候我们一家人在成都,亲戚家发生一些事需要帮忙时,妈妈总会叹口气和我说:“你看我们和他们离得那么远,想帮忙也不能马上回去。”;妈妈会经常给外婆打电话,一煲电话粥至少半小时,她说外婆只有她一个女儿,所以要多陪外婆聊聊天。

     
 前段时间在给葫芦授粉,需要每天早上四点半起床传花粉,高峰期的时候我回去帮忙,很滑稽的是我回去那天正好是高峰期最后一天。第二天早上学着母亲的样子传花粉,还是有点陌生,总是赶不上她,就只是一早上,就累虚了,感觉自己一点也不中用,悄悄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到底,不过还好男票也在,还可以照顾我。

妈一直把我送到车上。
“记得按时吃饭啊,穿厚点,晚上早点睡,有空打电话啊……”,妈在车后喊。车开了一段,回头看,瘦弱的妈还在那里张望,挥手。眼泪不觉在眼眶打转。这是每次离开家的老俗套,却每次都那么真,那么让我感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