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第一胎是女孩,少一个就没有了幸福的味道

第二天,我一个人,走一段从未走过的路,从学校出发历经三个小时不断地奔波与询问,终于找到了那家医院。是谁说过的,因为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因为清楚自己要做什么,所以什么都不怕。我见到了爸爸,他稀疏的头发已变得花白,整个人在一夜之间苍老了十几岁。“你妈刚做完手术,一会儿就能进去看她了。”爸爸的声音略带沙哑,一听就知道昨夜过得有多疲惫与心惊胆战。

姑姑走上前,摸了摸肖睿的头说:“喊喊你爸爸,从发病到现在,始终没有醒来,更没有说一句话,如果撤了氧气,人可能马上就不行了”。

那天下午,天阴沉沉的、西北风吹在脸上像刀割一样。母亲因为有事需外出,让我在家里看着弟弟妹妹,一开始还相安无事,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脚步声,一听就知道爸爸回来了。爸爸说有东西落在家里,取完东西就走。爸爸刚要走,弟弟和妹妹就像两只小狼羔一样,突然扑向爸爸,抱着爸爸的腿,哭喊着不让他走,没办法,我只好把弟弟妹妹引诱到一边玩。

不过我没有表现出来,我开始陪着她上演母慈女孝的戏码。

现在我懂事了,妈妈,我保证再也不会惹您生气了,以前的我太任性了,我错了,只求您能给我个机会,弥补一下我往日犯下的种种过错。

刚一进院儿,肖睿便大声喊:“爸,妈”!上高二的妹妹肖玲和初二年级的弟弟肖亮从屋内跑了出来,看见姐姐回来了,妹妹肖玲的眼泪夺眶而出,哽咽着说:“爸爸,快不行了,脑溢血!”小蕊咬着牙,不让泪水流下来,拍了拍妹妹和弟弟的肩膀说:“没事的,别急”,便走进了屋,他们似乎忘记了武钢的存在,武钢站在院内不知是进是退。

吃晚饭时,母亲对我说道:“以后有什么委屈事一定要跟我说,我会尽力帮你解决的!”我狠狠地点了点头。

一开始,我并不知道我不是姑姑亲生的,她真的对我很好,把我当亲生女儿疼,家里有什么好吃的都会留着先给我吃,所以哥哥有时候会开玩笑说妈妈太偏心了,只疼妹妹,这时候姑姑就会笑着抱着我说,妹妹小嘛,你做哥哥的让着妹妹一下怎么了。

医生说,母亲的病情已经基本稳定了,我总算松了口气。天空变得明朗起来,我的心也有了色彩与支撑我继续走下去的动力。我第一次明白人们为何说血浓于水,父母的爱虽渺小,却是我们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肖睿咬了咬嘴唇,靠近父亲,手颤巍巍地摸着父亲的脸,轻声喊:“爸爸,睿儿回来了”。声音不大,似乎怕惊醒沉睡的父亲,当他喊第二遍时,父亲的嘴蠕动了一下,姑姑大声说道:“你爸爸听见你喊了,说话了,嘴动了,听你爸爸想说什么?”。肖睿坚持着不让眼泪流,低下头,说到:“爸,我是睿儿,你听见了吗?你睁开眼看看我吧”。父亲的嘴又动了动,姑姑说:“看口型像是说弟弟,是不是不放心你弟弟,睿儿,你对你爸爸快说,你会照顾好弟弟妹妹的,让他放心走吧!小云等业者说,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弟弟妹妹的”。肖睿哽咽着说:“爸,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弟弟妹妹的”。肖睿刚说完,一滴眼泪从父亲的眼角流了出来。

李玥

我妈一脸的不可置信,仿佛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半天没回过神来。

一个家,父母、弟弟无人缺席,四个人互相关心互相爱护,这是一种简单同样也是生命中最大的幸运。在大街的角落里吃盒饭,在低矮破旧的房屋下烧火,无论生活多么不堪与落魄,重要的是一家人在一起,一个都不能少,少一个就没有了幸福的味道。若没有经历这一切,我想我一定不会把“家”的意义理解得如此深刻。

肖睿的父亲是一位很敬业的老师,每天在办公室批改作业到深夜。母亲身体比较虚弱,睡眠不好,有时父亲在办公室工作到深夜,怕影响母亲睡觉,便在办公室休息。前天晚上,父亲一人在办公室备课,突发脑溢血,晕倒在地,天亮其他老师来上班才发现,送到医院,为时已晚,医院便不再收留,只好接回家中,输氧等肖睿回来。

我母亲今年38岁了,虽说年龄不是很大,但也不能说年轻了,母亲的气色很好,可能是因为经常锻炼的原因吧。母亲是平凡的人,没做出什么伟大的事,可是就是这些日常小事,折射出普天下母亲所共有的淳朴真挚的爱。

我想,如果我早点陪她演戏的话,她是不是就不会那么为难我。

我含着泪写好了请假条,明天一早,签完条就赶过去,不能再等了。

里屋内,父亲脸色灰暗躺在炕头,鼻子上连着氧气瓶,母亲精神恍惚地坐在炕上,痴呆呆地看着肖睿,眼睛红红的。姑姑和老姨、姨夫也都在。

我什么也没有说,像一只可怜的小狗尾随着回到家。。

那天,我妈又打了我,因为我写作业的时候没有把本子上的名字改过来,她指着本子上吴媛媛那三个字,重重的打了我一巴掌,然后一边用手指戳着我的头一边怒吼,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你叫李媛媛,你爸姓李,你叫李媛媛,你不姓吴,那是你姑父的姓,你姑父行吴,你姓李,知道吗?

此时正当夜晚,我无法出校门,更无法替情况紧急的母亲分担些什么,我只是深感无力,像一只被束缚在笼子里的鸟,有心无力。“咱家那边治不了,转到北京”,那个声音一遍遍回响在我耳边,像一道魔咒一样,让我的心无比压抑,夜的阴冷,无法使它平息。

我胆怯地敲了敲房门,第一遍没有任何反应,我就继续敲。房门终于开了,我清楚地看到了妈妈的眼睛肿了,我抽噎着对妈妈说道:“妈,对不起!”本以为妈妈要批评我一顿,可谁知,她竟一把把我搂入她怀里,我们娘俩都哭了。

就这样,我回到了我亲生父母的家,兜里揣着姑姑最后偷偷塞给我的几百块钱。

母亲还在,我的心终于稍稍安定。等待间隙,陪院的姑姑偷偷告诉我,你母亲昨天已被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幸亏你母亲福大命大,也抢救及时,这才保住了一命。姑姑拉着我的手,意味深长地对我说:“母亲啊,就是这样一个角色,你不需要做什么,你只需要在我每周五回家时为我打开房门,轻轻地问候一句“回来啦”,你甚至不用费心费力地给我准备晚饭,只需像往常一样安然地坐在沙发上,把家里最近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而这,就已经足够让我感到幸福和满足了。”听完,我的眼中已浸满泪水,是啊,谁又能说自己不依赖母亲这平凡的陪伴呢?

走到大街上,越想越气,用力地踢着路边的小石子,好像这些小石子跟我有仇似的。到吃饭时间了,我还是没有回家,天渐渐黑了下来,我冻得直打哆嗦,找了一块石头,坐了下来,两行眼泪掉了下来,我才意识到时间已经很晚了,可是我还是没有丝毫想回家的意思,心中甚至还有些忿忿不平。

记得有一次,我妈出去有事,让我在家好好看着弟弟,结果我看电视没注意,我弟掉进了门前的小水沟里,我妈回来之后,指着我弟身上的泥巴问我怎么回事,我如实告诉了她,她当时很生气,拿着棍子就对着我一顿乱打,那是我有生以来被打得最狠的一次。

我终于见到了母亲,与往日相比,母亲的脸上已毫无血色,我似乎能体会到她昨夜是怎样与死神拼死较量,是怎样苛求活下来继续完成她作为一位母亲的使命。见到我们,母亲一颗颗眼泪不断从眼角滑下,每一颗泪滴都饱含着死里逃生后对亲人加倍的珍爱。我紧握着母亲的手,认认真真地听她讲话。“你啊,真是大孩子了,懂事了,还知道来看我,你弟弟学习不好,你这个做姐姐的,平时得多关照他一些,他不会的题,给他讲讲……”我强忍住泪水,用力地点头,我怕一旦说话,眼泪就将决堤。

我的母亲就是这样的平凡,可她生活中所做的点点滴滴总让我感到温暖。

后来,在我念小学的时候,我妈跟姑姑说想把我要回去,说毕竟是自己亲生的,总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就这样送给别人总归有点不好。

佛曰:爱别离苦。而大多数人,当知此苦,皆已晚矣。感谢岁月让我经历这一次有惊无险,让我懂得珍视我所拥有的一切,让我提前感受了生离死别的苦痛折磨,让我今后能更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且行且珍惜。

过了一会,弟弟妹妹又开始哭了,一开始还是低声呻吟,我没有理会他们,后来变成嚎啕大哭,那哭声就好像专门冲着来的。我终于忍不住了,大声后起来:“哭什么哭,别烦我!”没想到,他们哭声不但没听,反而有恃无恐。我气得六神无主,正在这时,我听到门锁转动声,是妈妈回来了,不知怎的,我无名火起,一转身摔门而去。

我终于不用每天活得像小时候那样战战兢兢。

那是一个看似再普通不过的周日,因为学校补课,我没能回家。当我打开手机,看到弟弟的信息时,我吃了一惊。那条消息只有四个字:出大事了。我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内心惶恐不安地拨通了妈妈的手机号码,是弟弟接的。“妈妈住院了,吃那个心脏药后大出血。咱家那边治不了,转到北京了。”弟弟的声音是颤抖的,我的心也在发颤。我问了母亲在哪家医院,随后挂掉了电话,又匆忙地打电话给爸爸,他似乎在刻意假装冷静,而我分明从他说话的声音中听出了他遮掩不住的悲伤和事情的严重性。

我的母亲

可是我还是会回去,因为我想念我弟和我爸。

我平生第一次如此真切的体会到父母对于我们人生的重要意义,是他们把我们带到这个世界上,给予我们无私的爱与关怀。我们原本一无所有,是他们不求回报,给予我们一切。他们的陪伴虽然平凡,却是我们万万不能失去的,就像我们身体中最坚硬的骨头,若没有了他们强有力的支撑,那么我们将变得软弱不堪。第一次面对人生如此胆怯,如果失去母亲,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足够的勇气过完余下的生命。

透过昏黄路灯,我隐约看到一个熟悉身影——是妈妈,我那时刚想转身逃走,但是我并没有这么做,我呆住了,不争气的眼泪又不自觉的掉了下来。妈妈朝我走了过了,只淡淡对我说了句:“走吧!

如果我能够选择,那么,我希望我从未出现过。

我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随后像倾盆大雨一般无法止住,我真的害怕再也见不到母亲最后一面。泪眼模糊之际,我仿佛看到往日与母亲有关的场景一一浮现在我眼前。

回到家后,妈妈径直回到了她自己的房间,把房门反锁起来,透过墙壁我清楚的听到母亲的哭声,我又哭了,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妈妈哭,我的直觉告诉我,我好像做错了什么。爸爸生气地说:“你妈妈已经找了你一下午了,你知道她有多担心?”顿时,我的心似乎停止了跳动,我知道我真的错了。

我再也受不了了,我选择了离家出走。

母亲的身体一向不好,前几年做了心脏手术,每个星期都需要用药物来调养身体,还要持续不断地进行复查。有一段时间母亲的状态较为良好,她甚至在我家附近找了一家超市上班,当起了售货员,依靠微薄的工资来和父亲一起支撑起这个家。母亲说,这是她这么大,第一次拥有工作,能为这个家分担一些,让爸爸不至于白天黑夜累死累活地跑出租,她很乐意,很值得。

朱自清因为父亲的背影而潸然泪下,我因为母亲的教诲而受益终生。

回去之后他就把我妈揍了一顿,因为他在给我擦眼泪的时候看到了我身上一条又一条青紫色的印迹。

我们所拥有的所有平凡的陪伴,迟早有一天你会发现,你根本无法坦然地失去。比如家,正因为你从出生的那一刻就拥有,所以你才时而对“家”这个词无感,但你骨子里,你的潜意识里,你知道,家,就意味着一个都不能少,就意味着一起享受一切好的或不好的日子。趁时光还在等你,请温柔地对待身边的一切,不要等到失去了才后悔莫及。

他刚从外地回来,正急匆匆的往家赶,一转弯就碰见了一边哭一边抹眼泪的我。

“妈,我回来啦。”“吃饭了吗?快来,早给你准备好了,再不吃都凉了。”“哎呀,不用,我都在回来的路上吃过了。”“那你什么时候饿就去再吃点啊。”“嗯,知道了。”“……”

可是,随着我每天哭着喊着要找妈妈,学也不上饭也不吃,每天就在门口干嚎,我妈终于忍不住了,在跟我强调无数次,我才是你的亲生妈妈,以前的那个是你的姑姑我还是不听之后,她拿着扫帚把我狂抽了一顿。

昔日碧草蓝天,母亲领我到马路边采一把提草,揪下上面的“毛毛”,给我编织成各种各样的小动物,那时我刚记事,记忆中的母亲年轻又美丽;一年级我没能成功竞选上班长,回到家我有些生气地对母亲说“你不是说学习好就能当上班长的吗”,母亲摸着我的头,微笑着说:“傻孩子”;五年级的时候,由于母亲做手术,我和姥姥姥爷生活在一起,没人看管我的学习,老师说“没有你妈在,你都不会好好写字了,还错这么多题”;初三我因为不务正业,整天把心思放在别的地方,家长会时班主任毫不留情地留下了我的母亲,班主任一边交代我在学校的表现,母亲一边哭,临走时,母亲生气地责怪我“你怎么就不能懂点事儿呢”。

自那以后,我妈就好了很多,不过也仅限于不打我了,因为她根本就懒得理我,只有在我做错事的时候她才会不耐烦的吼我几句。

相关文章